网上股票配资平台

独家对话疆进酒·OMNI SPACE主理人左野:不能看到市场好就闷头往里冲

  乐队与综艺碰撞出化学反应后,收获了节目的口碑飙升和乐队的人气水涨船高,也让有乐队和独立音乐孵化器之称的Livehouse一同迎来了高光时刻,更多的普通观众和乐迷关注到了这个带着小众标签发展了20余年的行业。疆进酒·OMNI SPACE作为北京的老牌Livehouse,2005年成立以来,经历了拆迁与重启,陪伴了多支乐队走过寂寂无名,也见证了市场的萌芽与发展。随着线下娱乐的恢复与升温,Livehouse市场在发展中完成着进化升级和更新洗牌,未来将如何在竞争中打出差异化优势?北京商报记者独家对话疆进酒·OMNI SPACE主理人左野。

  做Livehouse别只看到现场的咫尺空间

  Livehouse作为独立音乐的重要承载地,正在迎来竞争的新阶段。

  “如果原创音乐是一个生态系统的话,Livehouse作为场地是土壤,经营者要做的就是完善基础设施,去帮助生态系统的多样化发展。”左野如是说。

  时钟拨回2005年,不到100平方米的疆进酒,作为原创音乐人的聚集地,吸引着大量乐迷关注。2014年,因为拆迁与消防因素,疆进酒从落座十年的鼓楼钟库胡同搬家至天桥艺术中心,也成为了北京南城的艺术生态补充。

  “Livehouse的生存问题,说到底还是盈利和运营模式的问题。”左野谈道,把疆进酒打造成一个集艺人经纪、版权、音乐服务、场地等业务于一体的综合体音乐公司一直是目标,始终在向这个方向发展着。此外,也希望能够在音乐的多个环节创收,提供更多元化的内容服务。

  疆进酒从2018年起就开始拥有自己的音乐厂牌VIBEZ,签约了很多音乐人和乐队,同时为他们策划演出活动,并通过近50期的“XIAN乐计划”给刚刚起步的乐队搭平台,推动他们建立市场影响力。

  “通过自建的音乐厂牌,孵化音乐人和乐队,给他们的发展创造更多的机会,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脱颖而出,也能够反哺疆进酒整个的音乐生态建设。”左野表示,场地运营需要为演出的前端、后端提供服务,完成音响、灯光、系统的搭建。而做音乐公司就相当于参与了音乐演出的全流程,也能够运用这些经验和资源来更好地了解音乐行业,把握行业动态、了解不同的音乐风格和趋势,进而有助于更好地了解目标受众的喜好,遵循正常的商业模式和规律,来提供符合市场需求的演出和活动。

  左野强调,“专业的技术和心态都是最重要的,不能看到市场好就闷头往里冲,这是对市场和业务的不负责”。

  “乐队在台上贴钱演,我们在台下亏本扶”

  乐队的实力与综艺创造的话题度,叠加“小众效应”,一时间似乎赋予了Livehouse绝佳卖点。

  “现在的观众是忠实乐迷和尝鲜观众五五开吧,Livehouse的关注度确实高了。”2019年,音乐竞演节目《乐队的夏天》开播,也带动Livehouse市场的躁动。

  左野将《乐队的夏天》的热播和Livehouse市场的观演潮看作互相成就的关系。“综艺给了独立音乐人们一个展示才华的平台,展现的不同音乐风格扩充了独立音乐的影响力和受众群体,也让Livehouse被大众所熟知。”

  “但很现实的问题是,大部分参加《乐夏》的乐队在上节目之前已经是行业头部,完全能养活自己,甚至相当于一个小公司了,所以节目直接带动了上游乐队的身价翻倍,中下游乐队则仅享受到了一些溢出效应。而《乐夏》的诞生,一部分的原因也是看到了发展日趋成熟,并且积累起了一批忠实乐迷的独立音乐和Livehouse市场。”左野谈道。

  “独立音乐市场中不缺‘死磕派’,不缺啃馒头、喝凉水也要买设备,即使默默无闻搞音乐的人,但太缺一个机会了。”左野尝试通过旗下的乐队孵化项目RM乐队公园,给没有知名度,甚至没有演出过的原创音乐人一个机会。

  “对很多Livehouse来讲,做内容和推动新生力量成长是一件非常烧钱且很难盈利的事情,甚至有时候需要我们去补贴成本,给乐队低于市场价的场租租,帮他们出唱片和现场合集。相当于是乐队在台上贴钱演出,我们在台下亏本扶持。”左野如是说。

  “在淘汰和升级中逐渐成长”

  新玩家不断入场,Billboard Live落地中国,元气森林跨界入局,MAO Livehouse开启全国连锁化扩张;老玩家陆续退场,11年老店景德镇文艺复兴 Livehouse宣告关停闭店。Livehouse逐渐走出了“草莽时代”。

  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,2023年,32家Livehouse在京城经营。票务平台显示,截至发稿,81场Livehouse演出将在一个月内在北京上演。

  对于涌入市场的新玩家和升级业务的老对手,左野将竞争看得很积极,“市场都是这样子的,话题度上去了,形形色色的新参与者就会出现,然后在市场里完成更新和洗牌,在淘汰和升级中逐渐成长,同行多了其实利于充分竞争进而打出差异化特色。而且这说明了独立音乐的市场关注度在上涨,也本身是个好事”。

  资本也曾向疆进酒抛来橄榄枝,左野则担心资本介入后可能产生泡沫。“Livehouse更多的还是依赖于运营,开源的方式有很多种。虽然做场地本质上就是做生意,但做了这么多年,还是想做出点‘为了理想’的感觉。”

  描述行业的未来时,左野措辞了很久,“乐迷追求个性化、多元化、追求真实的声音的愿望不会改变;我们只是在这个大方向下,去按照我们对音乐的理解,去做更好的产品,去帮音乐人去呈现他们的作品。而整个行业来讲,继续支持和培养本地音乐人、年轻乐队是Livehouse未来的重要方向之一,而对于Livehouse而言,则需要提供更多机会和平台,让新人可以展现才华和实现梦想”。

  “也许原来那批看Livehouse的年轻人不年轻了,因为永远有人正在年轻着,就要有一些人去做他们喜欢的独立音乐和舞台。”左野如是说。